校長頻道 | 教師頻道 | 教育網址 | 網站導航 | 簡體中文
   中國校長網 > 家教頻道 > 教育社會 > 正文 返回首頁
長沙9歲男童上學路上的致命邂逅
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www.ykrygs.live  2019/11/10 21:50:17  來源:本站
分享到:

長沙9歲男童羅琪(化名)與馮小華(化名)在電梯廳相遇,竟成了一次致命邂逅。

羅琪被馮小華追趕后騎打,最后機械性窒息死亡。這起發生在11月5日下午長沙雨花區匯成上筑小區的命案,讓兩個原本不容易的家庭變得灰暗,受到無法愈合的重創。

在羅琪父親眼里,兒子打小聰明,學習成績好,在羅家長輩看來,孩子是全能型的“學霸”。

馮小華的父母則為了讓患有精神疾病的兒子能堅持用冷飯服藥,怕兒子起疑心,不惜編造謊言,夫妻倆跟著兒子吃了9年的冷飯。

直到今年春天,馮益(化名)夫妻感覺兒子馮小華已康復,不再往冷飯里拌藥。

羅琪遭遇馮小華的19分鐘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兩者有著怎樣的人生?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11月9日走進兩個家庭和辦案單位,試圖還原在這起悲劇事件里的人物畫像。


事后5天后,羅琪媽媽始終不愿相信兒子已經離開。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圖

9歲的全能“學霸”

長沙匯城上筑小區,位于雨花區雅塘村的一角,是一幢有10年房齡的次新小區。這塊原來是某國企的單位房,老房子沒拆遷,就在周邊蓋起了商品房。

由于地處城中心,老房子里有不少租戶。

2010年出生的羅琪,約1.3米的個頭,打小聰明活潑。


9歲男孩羅琪生前照片

羅琪一家來自新化縣石沖口鎮大團村。在他出生后不久,爸爸媽媽就從老家來到長沙,夫妻倆一開始靠打零工維持生活,“想著省會城市的教育條件應該比老家好,我們都沒讀什么書,希望讓孩子多讀點書”。

羅琪爸爸說,孩子上小學后,他們就從棚戶區的出租屋搬了出來,咬牙租了現在的匯城上筑小區老房子14棟的頂樓一套三室一廳房子。盡管每月房租要花掉他一半的工資,但夫妻倆認為值得。

澎湃新聞記者在這套出租房里看到,房內外都破舊簡陋,電視機和冰箱、家具都是老舊的。客廳的墻壁上,羅琪從幼兒園一直到四年級獲得的十多張獎狀,儼然成為了這個艱難家庭的驕傲。


羅琪獲取的獎狀

開始讀書后,羅琪成了羅家長輩們眼中全能型的“學霸”:跑步第一名;文化成績在班上一直名列前兩名,數學計算機能力競賽特等獎、“雅思”好少年、故事大王、學習標兵、詞語小達人..........

羅琪班主任在接受《北京青年報》采訪時對羅琪評價很高,愛學習、很自律。自習時間,經常看到他安靜地坐在位子上看書,是班里為數不多的能“坐得住”的男孩子。今年9月開學,羅琪剛被推舉為體育委員,體育王老師覺得他很好學,會為了喊好口令特地來討教,“他是那種有些調皮,但能收得住的男孩子”。

在匯城上筑,羅琪有一個最好的朋友,女孩童敏(化名)。兩人從一年級開始同班,每天結伴上學,雷打不動。總是羅琪走到童敏住的單元樓下,喊“童敏,童敏”。

這一天也不例外。

11月5日,羅琪如平日一般,回家吃中餐。飯間,他告訴爸媽,期中考試成績出來了,又考了班上前三。羅父說,慢慢吃,成績重要,身體更重要。

13點27分左右,羅琪吃完中飯,下樓向童敏所住的5棟走去。

拒絕服藥的“武瘋子”

馮小華,1989年出生于河南安陽市滑縣的一個偏遠農村。事發時,身高1米8,體重200余斤。

他生命里的前19年,精神方面無異樣,直到2008年。

這一年秋季,讀高三寄宿的馮小華突然電話給在家務農的母親,希望母親能來學校把自己接回去,因為班上兩個同學打架,雙方都希望他出面證明是對方先動手,不知道該怎么辦。

母親隨后趕往學校,經班主任證實,馮小華向母親講述的事子虛烏有。母親追問馮小華,他說晚上睡不著,耳朵里時而有“知了聲”,時而“有人和他說話”。

班主任告訴馮小華母親,孩子最近老一個人發呆,上課走神,建議帶回去看醫生。

此后,在北京工地打工的父親馮益趕回老家,帶著馮小華去治療“耳鳴”。先是到了滑縣縣城一個醫院治療后未見好轉,后轉到臨近的延津縣某衛生院治療。

2009年,馮小華身體出現好轉,來到父親所在的北京工地打工。在起初的幾個月里,兒子打工很賣力,每個月都會將工資交給父親保管。

一次偶然機會,馮益聽到工地同事私下議論其兒子“腦袋有問題”。兒子堅稱自己無病,馮益不放心,帶兒子回到了家鄉。

回家后,經人介紹,馮家拿出了家里積蓄12萬元作為禮金和婚慶開支,給兒子娶了一個本縣的姑娘。起初,兩人關系融洽,一年后矛盾開始產生。夫妻經常吵架,甚至動手。鬧得最兇的一次,兒媳住回了娘家。

馮小華去岳母家接妻子,卻獨自回了家。回家后,要么把自己關在房間喃喃自語,要么就獨自出門。每次都被馮益騎摩托車找回。

談到兒媳,馮益不悅,“結婚花了12萬元,連摩托車都是買的3800元的,結婚證沒有打,在馮家住了一年就回去了。”

兒媳每次來馮家取物件回娘家,馮益總躲出門。后來,兒媳不再來了,馮小華再一次變得不正常。馮益夫婦介紹,2010年馮小華兩次在河南省一家精神病醫院就診,一次4個月,一次2個月。這一次,馮益知道兒子得的病叫“精神分裂癥”,并不是“耳鳴”。

約2012年末,父母帶著兒子來到長沙,投奔本科畢業后在長沙工作的女兒女婿。

馮益夫妻從2010年兒子第二次出院后,每日按醫生叮囑給他吃藥,而兒子堅稱自己病好了,拒絕再服藥。

為了讓兒子堅持吃藥,馮母編了一個謊言稱自己腸胃怕燙,只能吃冷飯。真相是,兒子所服精神病藥只有拌在冷飯里才會有療效。

這個“謊言”持續了9年之久。馮母每次提前把飯煮熟,連鍋放冷水里降溫,等飯涼了給兒子盛出一碗拌上醫治精神病的藥物,端給他。

怕兒子起疑,馮益夫妻跟著兒子吃了9年的冷飯。

直到2019年春天,馮益夫妻感覺兒子已康復,不再往兒子冷飯里拌藥。

馮益說,在河南滑縣和長沙,他均未到相關部門登記過兒子有精神病史。在長沙這些年,每個月千元藥費都是靠開“摩的”和打臨工來維系。

10月30日,馮益帶著妻兒從常德市打短工回到長沙。在長沙岳麓區女兒家新房內住了一晚后,考慮到和女兒一家住一起擁擠,11月1日,他帶著妻兒搬到女兒在事發小區的小房子住。

11月5日約12點30分,午餐后。

馮益要騎電動車去換電池,老伴搭他的順路車出去找下工作。臨出門,夫妻倆叮囑馮小華,“我們沒有帶鑰匙,你在家待著,別出去。”

但馮小華還是獨自走出了家門。

生死19分鐘

11月5日下午13點30分,羅琪來到童敏所住的小區5棟電梯廳。

此時,馮小華從5棟姐姐家出來,手持一把長約20厘米的改錐,乘坐電梯下到電梯廳,與羅琪相遇。


馮小華與羅琪相遇的電梯廳

小區監控顯示,羅琪從電梯廳跑出,馮小華手持改錐追趕。羅琪拼命往電梯廳前坪跑,試圖跑過前坪的左側臺階,向小區的主干道逃跑。

電梯廳里的監控并沒有接入小區監控系統,在電梯廳相遇的幾十秒到底發生過什么,成了命案的關鍵之一。

羅琪絆倒在上臺階后的主干道左側,被追來的馮小華騎在身下。監控顯示,因為羅琪絆倒地方,正前方有一輛小車停靠,倒地的右前方約20米的監控里,只能看到馮小華赤腳和一側背影,而在監控里只能看到羅琪的雙腳。


羅琪在逃跑過程中在臺階上絆倒

視頻里,馮小華用手快速捶打著胯下的羅琪;羅琪雙腿掙扎,不到90秒,停止了掙扎。


羅琪被毆打致死的地點(靠近鐵桿蠟燭處 )。

小區監控顯示,從羅琪絆倒后被騎打的近90秒內,現場無路人經過。


羅琪被毆打地約20米外的監控攝像頭

11月9日下午,辦案民警向澎湃新聞介紹,13點33分左右,開始有路人經過;13點36分,長沙市110中心接到第一個市民報警。

報警市民稱,“現在在雨花區匯成上筑小區內有大人打小孩,不知道是不是父親教訓兒子。”

110接線員根據第一個報警市民提供的信息,簡單記錄后錄入系統,注明“三級警情,不需要派救護車”。

約13點37分,案發地轄區的雨花亭派出所接到平臺報警,派出兩名民警于13點49分到達案發地。

緊接著,110中心又接到7個市民報警電話,說“小孩好像被瘋子打死了”。

110中心接線員預判警情升級,由最初預判的一般治安案件可能轉變成刑事案件。雨花亭派出所增派兩人于13點59分到達現場。

9日下午2點半左右,澎湃新聞記者與警車重走當日雨花亭派出所民警處警路線,經過4個紅綠燈,耗時13分鐘。

在民警到達案發現場之前的致命19分鐘備受關注。

李先生是小區里負責外墻裝修的工人。他自稱是到案發地的第二人。他工作的位置距離事發地點約40米,發現有小孩被騎打。他趕到現場時,羅琪的舌頭伸了出來,臉色慘白。

李先生試圖怒吼鎮住馮小華,未果;又欲上前推開,反而被馮小華手中對著他揮舞的改錐鎮住。

李先生向工友求援手。工友帶來木棍和防墜網,欲將馮小華制服。

“起初兇手比較安靜,人多后,變得狂躁起來,嘶叫,揮舞手中改錐。我們試圖靠近,兇手拿改錐朝自己胸口捅。”李先生回憶,看小孩已經死了,若強行上,可能造成兇手自殘,我們也有麻煩;不是不去救,是已經晚了。

小區保安辯稱,當時在離事發地250米遠的保安亭,發現后,看到馮小華手持改錐,途中折返取網,耽誤了時間。

有案發時現場居民表示,以為是父親教訓兒子;也有的說現場多數是60到70歲的老人,面對身強力壯持有兇器的兇手有心無力,只能撥打110,或是就近求援。

處警民警向澎湃新聞證實,到達現場后看到案發現場有防墜網和數根木棍。

嫌疑人稱“要保護好寶劍”

案發時,馮益接到女婿電話稱兒子在小區內打人,他匆忙騎電動車從維修店趕到小區案發地。

13點49分,看到現場情形的馮益從電動車上跳下,沖上前將兒子手中改錐奪下,在小區保安和圍觀群眾的合力下,才將馮小華架開按倒在地。

“被按倒后,不少圍觀的人上來踢他,我用身體護著,還挨了幾腳踢。”馮益回憶,兒子被制服后,很多圍觀群眾叫嚷著,“打死這個瘋子”。

幾乎就在同時,羅琪父母也趕到了現場。

馮小華被四名處警民警直接帶到了雨花分局的執法辦案區。11月9日,@雨花公安 通報稱馮小華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手中拿著改錐,比劃著,突然腦海里有個聲音告訴他,這個就是馮家的傳世寶劍,他要保護好寶劍,那男孩想要搶走寶劍,他要和他比試,捍衛家傳寶劍........”這是馮小華被抓后,唯一一次情緒稍微平穩時,向辦案單位交代的自己“追殺”羅琪的動機。

警方人士介紹,作案動機尚不能確定,現在馮小華情緒仍不穩定,被抓后,他一直不愿吃飯,見人就吐口水。

被抓后的馮小華有攻擊性,靠近辦案單位的官方人士說:給他戴上手銬后,只需雙手用力掰,手銬被其掰變形;木質的問訊椅子,馮小華雙手使勁向上撞擊,椅子就壞了。

為了讓馮小華盡快平復情緒,警方已邀請多名精神疾病和心理專家對其作治療和心理疏導,情緒穩定后,才能做系統的精神鑒定,警方人士稱。

馮益夫妻不解,此前兒子病發從未有過攻擊性,為什么要對一個小孩如此殘忍。

“如果可以用我們夫妻和兒子三條命換那個男孩活過來,我們愿意三命換一命。”馮益說,他們夫妻一直希望能到死者家里磕頭認錯,但又擔心自己被打,老伴會無人照顧。

馮益說,雖然家里沒有什么錢,但是他們夫妻今年才54歲,愿意去打工掙錢,盡最大能力來賠償死者一家,這樣自己良心才能好過點。

羅琪爸爸表示,他們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兇手和他家人。

羅琪死后,媽媽崩潰了,三天未進食,抱著兒子遺像,說要哄兒子睡覺。

丈夫為了減少妻子睹物思人的痛,偷偷將貼在墻壁上的羅琪照片和獎狀收了起來,妻子發現后瘋了般的找出來,一張張貼回原處。

11月9日上午10點,羅琪爸爸更新朋友圈狀態,對從長沙雨花區至街道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的關心表示感謝。

他告訴澎湃新聞,自己沒有精力處理事件以及應對外界關注了,已全權委托政府進行處理,他們相信政府。

命案發生后,馮益夫妻起初還住在小區內,后來記者多了起來,從早上開始到次日凌晨2點多,都有來敲門要求采訪的。馮益就帶著老伴住到了附近的招待所,夫妻倆說不能再住到女兒新房子去了,擔心這件事太惡劣會牽扯到女兒女婿。

 
分享到:
 

                                                               【打印】【關閉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轉載自合法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信([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一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

 
 深度報道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報告
·一棟沉睡校舍的“爭奪戰”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顧與“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學生導演電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傳
·全國高等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陪讀高考
·全國中等職業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試卷”
·高校科研輔助人員生存隱憂
·留學生找槍手考托福面臨重刑 替考者多為在校生
·一長江學者被50萬元“絆倒”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別了,數學界的“老頑童”
 教育時評
·貧困生補助金睡大覺 良心和責任也在酣睡
·優化大學教師薪酬結構很有必要
·校慶回歸本分,大學精神才能行穩致遠
·“優質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贏?
·豐裕社會下,別讓童年變成名利場
·讓傳銷式“感恩教育”遠離校園
·“教師工資不低于公務員”,何時無需一再重申
·大學教授的工資多高算合適
·延攬大學者 更應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還須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約束“高薪挖人”能否終結高校教師孔雀東南飛
 
 頻道合作  歡迎同類網站交換鏈接
 

版權所有:校長  校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 865774072   新浪UC:[email protected]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學校加盟  -  免責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教育網址
國家信息產業部ICP備案: 晉ICP證05002688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CopyRight © www.ykrygs.live China Schoolmaster 2017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雪缘园即时比分赛 有配音可以赚钱的么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棋牌 自己赚钱出国读博后 搬砖格蓝迪怎么赚钱 安徽快三 在义乌放个抓娃娃机能赚钱么 成都麻将实战视频教程 p3开机号 有谁知道怎样才能赚钱 网球比分直播捷报 天音彩票网址 梦幻接高级宝石赚钱吗 在线麻将游戏有哪些 广东时时彩 手工编织店能够赚钱吗6